石榴花开

文/探险是人生的品味

春天来了。石榴树长出了嫩绿的叶子,一阵风拂过,好像一个个鲜活的精灵在颤动。当看到石榴花开时,便会想起我的父亲。

父亲离开我们足够10个年头了,每看到院落留下的那颗石榴树,让我感到自新、怀想……

父亲是一位人民教师,有着石榴一样的火热年华;是一位慈祥、追求、热爱生活的耕耘者,虽没有惊天动地的壮举,2 (21)但有一颗孜孜不倦的育人之心。

记忆里的父亲形象伟岸。一米八的个头,慈祥的脸庞配上和蔼的笑容,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无不流露着知识分子特有的文雅。他又是严肃认真的。在担任长安乡中学校长的期间,婊姐不慎犯错。在全校师生大会上父亲毫不留情地点名批评,气愤地竞当场拍断了一支钢笔。尽管开会前婊姐诚恳地认错并请求父亲不要当着全体师生的面点名。后来,大会上她还是作了检讨。

八十年代,全国各地包产到户。面对母亲一个人肩负全家九亩多地的繁重农活,父亲看到眼里急在心里。教书之余不忘帮母亲打理田间地头,久而久之他成了田间的"把式"。那个时候交通不便,每逢星期六,他会背驮着我大哥没过齐腰深的山丹河水,从靖安乡徒步二十多公里回家,竭力减轻母亲的负重,别让母亲累着。曾一度辞去他喜欢的教师工作。在母亲强烈反对下重返岗位。

伴随着兄弟姐妹成长,父亲老了。八九年前他光荣退休。空闲之余打理一些花花草草,但一举一动总丢不掉,向对待学生那般的热情来对待花草。还常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啊!″。

院子里有一棵石榴树。记忆当中,在我上小学的时候,暑假期间,是父亲带我去兰州姑妈家做客捎回来的,父亲把它种在庭院当中,花开时他笑得合不拢嘴。修枝、施肥什么的,只要他高兴全家人自然跟着忙前忙后。春天一到,石榴树枝丫生机勃勃,无忧无虑。

五月,石榴树花开似火,似父亲微笑着,似他温暖的怀抱,火一样的性格,是他平凡而又投其一生的荣耀。品尝着石榴果里红色的水晶颗粒后,也读懂了父亲包容的心,父亲宽大的胸怀……

石榴树花开花落,石榴果结了一茬又一茬。在石榴树的年轮间父亲额头上跟着沾满了皱纹。父亲退休的几年里,2 (166)我已成家。每到休息日我会带着妻子和孩子去看望他。盛夏,一家人坐在石榴树下,其乐融融。父亲更是精神百倍,与孙女亲昵无间好似忘记了自己的年龄……。

又是一个石榴花开的季节,我与妻子、女儿来到乡下。这一次,父亲懒洋洋地躺在石榴树下……。从那以后,他失去了往日的精彩。大概是人到了一定的年龄都会有不期而遇的幻想吧!总觉得自己在世的时间少之又少,终究他的预感得以证实,父亲远远地离开了我们……。只留下那棵石榴树永远地装在我的心里,从此永远的定格于父亲敦敦的教诲里,叫我懂事,叫我自立,就像他关爱石榴树一样,叫我怀想……

又一年石榴花开。望着空荡荡的院落,那株寂寞的石榴树,也只有风声在它身旁周围绕过。 可知天国也会有一株石榴树吗?静静的守侯在父亲身旁……。

我手指着石榴树,对我的子女说:“此树,吾父死之年,吾食果也。”

声明:本文为原创,作者为 猫猫,转载时请保留本声明及附带文章链接:http://www.boqier.com/567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