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可待成追忆

晚上,我们煎了马鲛鱼来吃。美味无限的深海马鲛鱼,简直是人间极品,通常,我们的做法就是用生姜大蒜微火煎成。这让我想起在上海吃到的马鲛鱼,那是甜味的马鲛鱼,上海人爱吃甜食,甚至海鱼也不放过。当然,这在我们来说,肯定是打了折扣的。
宅小鸭-精美图集 (81)
然后,我又想起婚宴上爸爸把那两包中华烟都给了夫君的可爱的事情。我不自觉的吟出:此情可待成追忆。夫君说:"早知道把儿子也带去好了。"可是,那时儿子要上学,而且,谁知道爸爸会走得那么快呢!爸爸那时侯是多么的精神多么的快乐啊!

阳春三月,在那个咋暖还寒的日子,我们来到了上海,我们是来参加婚礼的,我们来参加外甥女小姚的婚礼。在到达姐姐共富新村的家前,我们并不知道爸爸也来了。那天下了飞机往姐姐家赶的时候,三哥及樱子他们走在前面,我与夫君走在最后。我们还没有进屋子,就听到家里热闹非凡,到我们进了屋,三哥正高兴的搂着爸爸呢!原来,爸爸也到上海来了!他见了我家夫君还兴奋的说"齐天大圣到"呢!

原来,家人们为了给我们惊喜,他们都不说出来,小姚去地铁口接我们也没有说。二哥说,看到爸爸身体还可以,所以就把他带过来了,就连姐姐也是在他们上了火车后才知道的。爸爸此前来过上海多次,都是姐姐带他来的。

外甥女他们的婚礼在陆家嘴的一家高级会所举行。席间,我们吃到了上海的好多甜菜,当中有马鲛鱼。席间,放在桌子上的两包中华烟被爸爸调皮的逐一收藏起来,然后,他又分次拿给隔着好几个座位的我家夫君。爸爸第一次把香烟拿给我家夫君时,二嫂就开玩笑说,"老爷子,你那么多的儿子,为什么单单给老小啊?"爸爸笑笑,不回答。又过了好久,爸爸又给我家夫君拿了香烟,二嫂仍然开玩笑,爸爸仍然笑笑,他最爱他的小儿子,这是毋庸置疑的。

上海的五天五夜,那是我们兄弟姐妹五家最融洽的五天五夜,也应该是爸爸最开心的五天五夜吧。

那些天,我们全部吃住在一起,同进同出,也在一起玩乐。

姐姐的家在宝山区共富新村,那是前几年姐姐买过来的二手房。房子采用小洋房别墅建筑,全部是一小栋一小栋,有良好的绿化,到处都是青青的香樟树,点缀着一些小花儿,干净整洁。室内采光很好,空气也十分流通,在那阳春三月,快乐的小鸟在楼下自由的歌唱。

3月26日外甥女大婚的当天,新娘被新郎接走后,婚宴之高级酒店就在东方明珠附近。于是,我们利用空余时间登上了东方明珠电视塔,我们到了最高的观光层太空舱350米,还游览了旋转餐厅267米及主观光层263米,也游览了259米、90米的室外观光层。东方明珠下面,就是上海著名的陆家嘴金融中心,我们的新郎就是在这附近的中国证券公司上班。有感于东方明珠的气派,我还因此赋了一首五绝《登东方明珠》。

上海的五天五夜,我们肯定要到南京路,也肯定要到外滩。上海外滩,与香港维多利亚海港相似,只是,一个是隔海相望,一个隔江相望,江海的两边都有着不一样的景象。我们去的时候已近黄昏,江两边的霓虹灯渐渐亮了起来,到处流光溢彩,它虽然比不了香港维多利亚港的激光灯饰汇演华丽,但是,东方明珠,杨浦大桥,南浦大桥,加上钟楼等万国建筑和一幢幢现代建筑构成了上海全景观的缩影。而黄浦江,上海的母亲河,则静静的从它们脚下流过。游走之后,我们不由得深深感叹这座城市如此的不平凡,还有她深厚的底蕴,当然,还有她的辉煌。

当然,上海闻名遐迩的城隍庙,也是必定要去的,再说,始建于明代永乐年间,距今已有近六百年历史的老城隍庙,是上海地区重要的道教宫观。我们来到这里的时候,正逢下午四点要关庙门,我们抢先一步购票入庙,正如大殿正门对联上说"做个好人心正身安魂梦稳,行些善事天知地鉴鬼神钦",我们能够得以入庙行善,我的心是那么的平和快乐。城隍庙外,这里有数不尽的小吃,梨膏糖,五香豆,果仁酥,南翔小笼包以及松月楼的素菜包等等,在这小吃王国里,您又惊诧于这些古典而美丽的建筑群。人行其中,不经意的想去碰碰店里面的各种小首饰,水晶手链,珍珠项链,文革仿制品,上海丝巾;会不经意的停下脚步看池塘里成群的红鲤鱼和池塘边喂食红鲤鱼的人们。数不尽的好吃的,数不尽的好玩的,让人乐而忘返……

夫君邓生老家有这么一段民谣:小孩子,快快长,长大了,当县长,穿皮鞋,咯叻咯叻响。因此,能够拥有一对皮鞋,对于年少的邓生来说是多么大的诱惑。上海百货的皮鞋在全国是出了名的好,姐夫是上海人,但是,邓生他们从来不敢托姐夫帮他们买回来。如今,我们早已不用到上海买好皮鞋了,但是,这一次,三哥依然到上海百货去圆了年少的梦。

在上海期间,我们一家老小还去了新郎的新家,那是位于浦东的新家,我们与亲家的一家大小见了面,聚了餐。每次出门时,我总喜欢挽着爸爸的手,爸爸也喜欢把他温暖的手放到我的手心里,让我搀扶着他。看着一张张幸福的笑脸,看着一次次的全家合影,我惟一遗憾的是儿子他们几个小的要上学,无法一起,而且,我又总感叹这样的幸福不知还能够持续多久,即便是在老家江西九江,即便是在深圳,我们也不可能有这么惬意的相聚吧。

3月30日,我们与爸爸他们一块从上海出门回家,只是,爸爸,大哥大嫂,二哥二嫂,小姚的爷爷奶奶回九江,而三哥他们与我们则回深圳。其实,那次是爸爸与我们最后的告别,四个月后,爸爸与世长辞,我们都给爸爸送了终,但是,爸爸那时已经不会说话了。

李商隐在《锦瑟》中有此美句"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我知道,我们肯定还会再去上海的,因为姐姐已经定居于上海。我也知道,我们在上海还会有快乐的旅程,还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可是,无论怎么样,我们不可能有爸爸了,合家大小,兄弟姐妹五个的家庭与爸爸其乐融融的天伦之乐,永远不可能再有了!那么,从今开始,我们好好珍惜我们身边的每一份情,每一段缘吧。【文/紫荷心语】

声明:本文为原创,作者为 小仙,转载时请保留本声明及附带文章链接:http://www.boqier.com/98.html